普陀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酒家杨小杨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4:08:47 编辑:笔名

(一)小楼相见却不认    光阴如过鸟,不觉身随风树老。荀一统的小竹楼,一向都是冷冷清清的,只可惜他却偏偏不是一个喜欢安静的人,所以坐也不是,立也不是,无端生出许多愁情。  可是今天,小竹楼中,却没有了以往的安静,反而生出了一片刀光剑影,一个年轻的女子,手中拿着一把匕首,抵住了荀一统的脖子道:“荀先生,你就告诉我吧,我爹杨之水究竟在什么地方,不然,我这刀子,可是真的会划下去的哦。”  “我若是告诉了你他的消息,你会怎么对他?”荀一统淡淡地说道。  “怎么对他?”杨小杨冷冷地说道:“我要杀了他,若不是他当年抛弃了我娘,我娘何至于积劳成疾,驾鹤西游,而我也不至于沦落成碧蛇毒君的徒弟,被人说是蛇魔女了。”  “哎,你爹,他已经无法选择了,但是,你还可以选择啊,为什么不选择离开你师父呢?既然你自己都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人。”  “你给我住嘴!”杨小杨厉声呵斥道:“现在我们在说的是我爹,你怎么又扯到我的头上了。”  “小杨,你三天两头就来我这里闹一场,你烦不烦啊,要不,你就干脆杀了我算了。我说多少次你才会相信呢,你师父骗你的,我哪里知道你爹的下落呢?其实,我也在一直找他,这不是找不着吗?”  “胡说,我师父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他从来不会骗我的,他说是你将他藏起来的,那么就是你藏的。”杨小杨高声说道。  这时候,荀家的老佣人水伯晃晃悠悠地进来了,他似乎吓了一跳,哐当一声,托盘里的饭菜摔在了地上。  荀一统用手指拨开杨小杨的匕首道:“好了,好了,别闹了,你看你把人家吓的。”  杨小杨却好像发现了什么似的,扔下荀一统,走到那老头身边道:“你是谁?为什么听到我爹杨之水的名字就如此举止失措,说!”  水伯摆手顿足,嘴里咿咿呀呀,但是却说不出话来,原来他是个哑巴。  荀一统忙道:“好了,他叫水伯,又聋又哑,什么都不知道的,你折腾我就算了,干嘛还跑去折腾人家?他那叫害怕,不叫惊慌!谁看见你这张牙舞爪的样子会不害怕啊?”他对水伯做了个手势,水伯便点点头,低下头去收拾东西了。  “你怎么会用这样一个人?”杨小杨诧异地问道:“我这些日子三天两头往你家跑,怎么今天才见到他啊?”  荀一统道:“我心肠好呗,你看他这样子,除了我这个赛孟尝的荀一统以外,有谁会雇佣他呢,我要是丢下他不管,他很可能就饿死街头了。我是近才雇他的,所以你以前才没见到过他啊。”  杨小杨叹息了一口气道:“又聋又哑?好啊,那就少了很多的麻烦,不像我的娘亲,每天要听别人的冷言冷语,看别人的白眼,早早地就被人给活活气死了啊。”  她一边说一边向着水伯的方向看了过去,水伯此时正在帮荀一统研墨,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的手一软,袖子沾到了砚台上,黑了一大片。  杨小杨却心念一动,一把抓住了他的手道:“别再装模作样的了,你,就是杨之水!”  水伯的身子猛地一颤,就连荀一统也是一惊:“什么?他是杨之水?小杨,你可别乱说。”  “刚刚我就觉得奇怪,我说出杨之水的名字,你就将东西砸在了地上,按理说,你是听不见的,你怎么会被我吓到?”  “那是他看见你拿着匕首,所以才吓到了。”荀一统解释说。  “好,就算那是他看到了什么才受惊吓的,可是,我刚刚说到娘惨死的情况,他为什么会失手将衣服染黑呢?”杨小杨继续说道:“再说了,我看你磨墨的样子就觉得你不像是一个粗鲁人啊。”  杨小杨一把抓起了水伯的手腕,继续说道:“一般人都觉得磨墨是件简单的事情,其实墨要磨好,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墨是由植物油脂烧出的烟炱制成的,本来就极为细小,由水稀释后颗粒会变得更加细小,所以,要磨出浓度均匀的墨,很不容易。磨时速度要很慢,要如同病夫一样,使磨出的颗粒保持均匀细柔。而你磨的墨,好得异常,没有十年的书画功力,磨不出这样好的墨来。”  水伯的身子微微一愣,旋即淡然一笑,竟然直起了身子说:“不错,我就是杨之水。小杨,你不愧是我的女儿,有见识。”  荀一统惊呆了,他是真的不知道杨之水竟然会在自己的家里,是啊,又有谁能够将一个又聋又哑、驼背弯腰的老头和当年风度翩翩、英俊潇洒的杨之水相提并论呢。  “你没有资格叫我女儿。”杨小杨的匕首出鞘,指向了杨之水,她的声音都有些颤抖:“我,我是来向你讨债的。”  杨之水叹息了一口气道:“是,我对不起你和你娘。”他说着闭上了眼睛,对杨小杨道:“你,出手吧,我不怨你。”  刀尖抵上了杨之水的咽喉,可是,杨小杨的手却颤抖着,就是刺不下去,,她猛地将匕首扔在了地上,愤怒地喊叫:“杨之水,你,你都躲了十八年了,你干嘛不继续躲下去啊,你为什么要被我找到!”她说着便飞奔出去,泪水夺眶而出。  杨之水微微叹息,颤抖着从地上捡起了那把匕首,喃喃自语道:“镂花,想不到,你已经先我一步而去,之水对不住你,你等着,之水这就随你而去。”他说着便想将匕首刺入自己的咽喉。  “不要!”荀一统惊呼一声,顺手抓起砚台向杨之水的手腕砸了过去,匕首哐啷一声掉在了地上。  荀一统叹息了一口气说:“之水,你既然来找我,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是谁呢?”  “我只是听说,小杨近老是来找你,我想再见见小杨,所以……”  “你既然想女儿,为什么不和她相认呢,还要等到人家用匕首抵着你的脖子再说。你告诉她啊,告诉她当年的真相!”荀一统道。  可是,杨之水却摇摇头道:“当年的事情,不要再提了,我对不起她们母女,对不起。”  冷烟池馆,杏花狼籍,虽然在漠漠春树上有花翻蝶梦,但是,却也有杨花乱舞,带起几点花雨,令人无端地生出了许多愁绪。  “那不是你。”荀一统摇头叹息:“当年那个叱咤风云的杨之水去了哪里?你看看,你现在竟然会被我这样的一个文弱书生,用一只砚台就能将匕首从手中砍掉,你这个人,已经废了!”  面对荀一统的咆哮,杨之水却只是惨然一笑。“假如三万六千日,半是悲哀半是愁”,这些年来,杨之水没有过到一天好日子,他把自己伪装成又聋又哑,驼背弯腰的样子,装得时间太长了,装得他都忘记了自己本来的样子。  荀一统一把揪住了杨之水的脖领子,对着他的耳朵喊:“杨之水,没错,你的娘子已经不在了,但是,你的女儿不是还活着吗?她现在认贼作父,把碧蛇毒君当自己的师父啊,难道,你不想将她从邪路上拉回来吗?”  杨之水的身子猛地一颤,是的,他并非一无所有,他有女儿。    (二)短兵相接苦水村    崔巍的群山,羊肠小路之上,有三个身影蹒跚向前。  “师父,我不明白,我们为什么要去那个叫苦水村的地方呢?”荀一统的弟子邹化昌噘着嘴说。  “去打井。”荀一统气喘吁吁地说着:“那里的人,都被碧蛇毒君控制,他们将碧蛇毒君奉为神明,因为他们那边的所有水源都是苦水,而且,吃了之后,时间长了身上骨头会疼痛不已,只有碧蛇毒君的药能够帮他们解痛,所以,他们就听命于碧蛇毒君。”  邹化昌似懂非懂地说:“哦,我知道了,所以官府几次想要抓碧蛇毒君那个坏蛋,都没有成功,就是因为那些村民帮他?”  “对,如果我们帮村民挖出甜水,让他们不再喝那种吃了会生痛骨病的苦水,他们以后就不会再听碧蛇毒君这个残暴之人的话了。”  “可是,那样的话,你不是会激怒碧蛇毒君吗?”邹化昌道:“我们两个,会被他喂蛇的。”  “我知道,我就是要激怒他,那样,他就会带着他弟子杨小杨来找我们了。”荀一统说着看了看身边那不说一句话的杨之水道:“那么,我们就有机会让他们父女和好了啊。”  杨之水突然开口道:“找不到小杨,你也不用使出这样的办法来啊,为了我,得罪碧蛇毒君,不值得。”  “你对我有点自信好不好?”荀一统不悦地说道:“我好歹也是一个药师啊,那碧蛇毒君不就是会御蛇吗?到时候,我们正好比试比试,看看谁更厉害。”  “师父,你就是一个卖野药的,别老把自己想成世外高手好吗?你的药管用吗?”邹化昌这个时候又不合时宜地插嘴说道。  “嘿,你这个臭小子,翅膀长硬了是吗?敢骂你师父?”荀一统说着就气喘吁吁地向着邹化昌冲了过去,山路上响起了一阵追逐之声。  杨之水看着他们渐行渐远的身影,不由得叹息了一口气,加快脚步追了上去。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同意荀一统这个疯狂的建议,或许,他实在是太想念小杨了吧。  到了苦水村,不出几人所料,村民们对他们横眉冷对,村长冷言冷语地说:“我们这个村子名字就叫苦水村,从古到今,就一直都只有苦水,哪里挖得出甜水啊。”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用拐杖敲击着地面说:“你们选的这个地方,那正好是本村的龙脉所在,不可妄动啊。”  就连抱着孩子的妇人也说:“没错,大仙说了,这村子的土,是不能随便动的。”  荀一统说道:“大仙?你说的是碧蛇毒君吧,我告诉你们,你们都被他给利用了,他是在骗你们,他不让你们动土,必然是有原因的。”为了说服乡民,荀一统和邹化昌磨破了嘴皮子,直说得口干舌燥,可乡民们还是不为所动。  荀一统看看杨之水,他抱着手坐在一边,看样子似乎一点都不想来帮忙。荀一统不由得说道:“之水啊,我的好哥哥,你怎么又开始装聋作哑了啊?”  就在这时候,远处有两个人影缓缓走来,一个是中年男子,一个是貌美如花的年轻女子。  “我就说呢,谁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在太岁的头上动土,原来是你啊,荀一统,你又来给老子找麻烦?”那中年男子不是别人,正是碧蛇毒君,他瞥了一眼杨之水,冷冷道:“怎么?你还指望你的老朋友杨之水能帮你?不过,我看他现在都已经废了,他帮不了你的。”  他说着一把抓过了杨小杨的手道:“小杨,你看见了吗,那个就是你的爹,就是他害了你们母女,师父给你一个机会,杀了他!”他的袖子里流出了一条只有拇指大小的碧绿色小蛇,他将那小蛇放在了杨小杨的手心里:“师父将小碧借给你帮忙。”  荀一统一把挡在了杨之水的身前道:“小杨,你别乱来,那是你爹啊。”  “真可笑,那个把我丢弃在荒村,不负责任的人,我认他当爹?开玩笑。”杨小杨冷冷地说着,摊开手掌,手中的碧蛇高昂起脑袋,身上冒出一道绿莹莹的光芒。  “可他毕竟是你的父亲啊。”荀一统不甘心地说着。  “不需要。”杨小杨靠在碧蛇毒君身旁,伸手撩拨着碧蛇毒君的胡子道:“我有师父,就足够了。”  碧蛇毒君哈哈大笑,朗声道:“听到了吧,不是我不让她走,是她自己愿意留在我身边的。”  荀一统知道一下子要说服杨小杨是不可能的,于是马上转移了话题道:“碧蛇毒君,你为祸乡里,到底为了什么?”  碧蛇毒君道:“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既然你找到了这里,那我也就没什么隐瞒了。我不想烂杀无辜,只要你在今天午时之前不刨这里的地,我就不杀你和你徒弟,也不杀这些村民,午时以后,你想怎样就怎样。”  荀一统皱眉道:“碧蛇毒君,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这话恐怕还轮不到你问吧。”碧蛇毒君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微笑。  荀一统却很冷静,对邹化昌道:“化昌,你带着你杨伯伯先走。”  “师父,那你呢?”邹化昌傻乎乎地说道。  “我?”荀一统的目光一凝,举起了铁锹:“碧蛇毒君说不能动这里的地,必然有蹊跷,我倒要看看,这地底下有什么名堂。”他说着就真的挥动铁锹向地上砸去。  “住手!”碧蛇毒君一甩衣袖,发出一道劲风,把荀一统推得摔了出去,铁锹也掉在了地上。“不听我的话,是要付出代价的。”碧蛇毒君突然伸手抓住一个村民,在他的喉咙上一捏,一声清脆的响声过后,那村民软软地倒在了地上。“不要轻举妄动,否则,我就把这些村民都杀光。”  那些村民面面相觑,他们怎么都想不到,被他们奉为神明的人,竟然如此残忍地想要他们的命。  荀一统坐在地上,一动都不敢动,可是他的脑子却在快速地旋转着,思索着解决的办法。然而,就在这时,邹化昌突然跑回来,拾起地上的铁锹,向碧蛇毒君砸去,嘴里还大声叫着:“碧蛇毒君,我跟你拼了。”  “不要啊。”荀一统惊叫了起来。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碧蛇毒君的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把闪着绿光的长刀,一下就斩断了邹化昌的右臂,在他收刀的同时,又顺便杀了两个无辜的村民。“你次妄动,我杀一个人,现在你第二次妄动,我就杀两个人,如果你胆敢第三次再妄动,我就杀光所有人。”言闭,他一脚把重伤昏迷的邹化昌踢下了山崖。  “化昌。”荀一统眼中带着泪水,怒视碧蛇毒君。村民们则一个个吓得簌簌发抖,抱在一起抖成了一团。 共 15134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二胎怎么生个男孩
昆明哪家治疗癫痫病专科研究院好
云南癫痫医院排行榜

上一篇:我并不在乎

下一篇:邻居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