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陀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残缺的人生完美的爱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8:46:02 编辑:笔名

301病房里,护士一圈圈地帮兰拆除包在眼睛上的纱布,周围围着主治医生和药剂师。当然紧张的还是左眼也包着纱布的庆。他们的手一直紧握在一起,一刻也没有离开过。纱布停留在兰的右眼上,只打开了左眼的纱布。  在隐约的光线中,兰看到了模糊的影子,随着时间的推移,庆的样子又清晰地映入了她的眼帘:“庆,我终于又看到你了,我以为这辈子不会再看到你的模样了。”兰还没来得及看清庆的脸就扎进了庆的怀里,眼里早就溢满了泪水。  “我答应过你的,如果你的眼睛完全看不见了,我就作你的眼睛。现在好了,有好心人的帮助,我们又可以一起去看海了。”庆也同样的兴奋,但兴奋之中,却留露出了一丝的倦意。  兰的视线完全清晰了,抚摩着庆的手停留在了他的左眼的地方。“庆你的眼睛怎么了,是不是这次车祸你也受伤了?伤的重不重?你为什么一直都不告诉我你的情况呢?”兰语气紧张地责怪到。  “没事,车祸时我只受了一点轻伤,早就好了。只是眼睛有些小毛病,在医院检查的时候医生给我做了个小手术,很快就好了。听话!不要担心我!”  主治医生推了推鼻子上的眼镜,表情不是很愉快的样子,转身离开了病房。护士们开始帮兰换了右眼的纱布,并帮她洗了一下脸,一番打扮之后,兰显得精神多了。一张清秀标致的脸上,右眼的纱布显得极其不协调,如果再找不到合适的眼角膜来移植的话,或许她以后只能去面对残缺的世界了。  转眼出院的日子到了,庆捧了一束漂亮的鲜花来到兰的病房。兰换上了一身浅红色的运动服,一头飘逸的长发,还是那么的靓力照人。为了不影响整体的形象,她戴了一副墨镜。看到手捧鲜花的庆推门进来,异常兴奋地扑到了他的怀里。“这么长时间都不来看我,是不是有了别的女朋友啦!”  “我的上帝呀!如果我有了除你之外的女朋友的话,你就把我的灵魂拿去煲汤喝吧!”抱着兰,庆附和着用话剧般的口吻回答到。  “是不是工作特别忙呀!我的眼睛已经好了,你也不用那么拼命工作了,累坏了身体可不好。”兰说着想伸手去摘庆眼上的墨镜,房间里的光线对于一个正常人来说是足够了。  庆顺势把头转了过去,躲开了兰的手,说:“你的东西收拾好了吧,我们回去吧!”然后把鲜花递给兰,去床边拿行李包。行李包不是很重,可是就在庆握住行李包往上提的时候,他的身体震了一下。兰完全沉寂在了兴奋的表情里,嗅着手中的花香,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  庆咬紧牙直起身子,伸手抚去额角的几粒汗珠,整理了一下表情转过身来面对着兰。刚好此时兰的主治医生推门进来,身后跟着另外几位医生。兰把头转到门边注视着满面微笑的医生,根本没有注意到庆的脸色有些苍白了。  “兰,恭喜你今天出院,以后有什么困难可以随时来医院找我们,我们一定会尽全力帮忙的。”医师的口气很和善,充满了无限的慈爱。  “真的很感谢你们,如果不是你们及时为我治疗,我或许已经不在这个人世了。更应该感谢医院能减免我很多的医药费,还有其他的爱心人士,如果不是你们,我今天也不可能站在这里和你们谈话了。”兰的手一直没有离开鲜花,依然是一副幸福的样子,依然背对着庆。  “救死扶伤是我们的天职嘛,不可能因为你们没有医药费就见死不救吧!呵呵….”说话间,医师注意到了床边的庆,此时他是坐在床边的。“庆,你没事吧!你可千万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哦!千万不能太劳累了,否则你的身体是吃不消的。如果身体有什么异常一定要及时到医院检查,千万别拿自己的生命做赌注。”  医生的话有些沉重,庆还是微笑了一下,“没事的,你看我现在身体多棒,谢谢您的关心,我一定会照顾好自己的。”  一行人说笑着走出病房,走到阳光灿烂的医院门口。外面的阳光有些刺眼,兰伸手挡了一下阳光,不过还是适应得了。可是在强烈阳光的照射下,庆却没有挺住。  寂静的重症监护室里,静的只有输液管里的药水砸落的声音。庆睁开眼才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嘴上套着氧气罩,而兰扒在自己的身边,一直握着自己的手。时间好象是深夜了,庆的细微动作并没有惊醒沉睡的兰。  可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即使医生在他作出那个决定的时候一再地提醒过他,可是面对躺在病床上的兰,他也只能无奈地做了那个决定。  时间不知又过了多久,再次睁开眼后,看到的是泪痕满面的兰。墨镜可以掩饰面孔的缺陷,却不能阻止泪水的流淌。病床周围的医生和护士不知都被施了什么法,表情都带无限的悲伤,有一个女护士还不停地擦着眼泪。庆想开口安慰一下大家,可惜嘴唇动了好几下,都没有说出想要说的话。  “傻瓜,你为什么要背着我做这个愚蠢的决定,如果你有什么意外的话,那我活下去还有什么意义呢?”兰泣不成声,但她尽量压低了音调,毕竟这里是监护室,太大的声音也会给病人带来难以预料的后果的。  庆没有说话,吃力地用眼睛盯着兰,脸上挤出了几丝笑意。  主治医生打破了短暂的僵局,把兰请出了病房。庆需要休息,再多的话此时他也无力说起,僵持时间长了,不稳定的情绪也是会影响治疗的。  办公室里,主治医生让兰坐在对面,端了一杯水给她说:“庆决定移植自己的眼角膜的时候,我们医院的意思是要通知你的。可是他了解你的性格,所以执意让我们保守这个秘密,等你完全康复以后再告诉你。所以……”。  医生顿了顿,兰的脸上的表情被泪水冲洗的干干净净,墨镜后面的一束眼神也无从描述。他们两个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没有人知道他们的父母是谁,又如何来到这个世间。庆从幼小到大学毕业以至参加工作,都一直陪伴和保护着她,相互之间既是恋人又胜似亲人。  “你们的医疗费一部分是孤儿院和各界友爱人士出的,医院也做了相应的减免,不过还是差了一笔费用。当他提出捐献自己的肾的时候,我们院方也是极力反对的。他的眼伤未愈,如果去掉一个肾脏的话,一定会引起并发症的,甚至会有生命危险。庆的个性相信你是了解的,他执意要把自己的左肾捐出去一是为了回报社会,更重要的是对方给你们支付了全额的医药费。我活了大半辈子,也是次遇到想庆这样的痴情男儿的。”  外面的阳光依然灿烂,可是兰的心却是灰色的。这次车祸的肇事者一直都没有抓到,他们也为此付出所有的积蓄,为了给自己幸福,庆甚至把自己的性命当成了赌注。庆的另一个肾因为并发症已经快要坏死,现在又要面对医疗费的问题,通过社会捐助的途径显然是很困难了。医院不可能减免接下来所有的费用的,如果不尽快解决医疗费的问题的话,他们会很快阴阳两隔了。  上天为何如此不公,要让两个相爱的人面对这样的抉择。晚上兰没有去医院陪庆,而是回了一趟公司,跟老板谈了一些什么。  昏暗的宿舍里没有开灯,此时没有谁会站出来帮兰做些什么,为了病房里的恋人,她也不得不做出这个决定。她知道这样做对庆很不公平,但是脆弱的她又能祈求谁为他们付出更多呢?  现在的重症病房里又多了一个床位,兰紧靠着庆躺在病床上,同样也带着氧气罩。他们都不能说话,可是他们的手却紧紧地握在一起,生怕对方不辞而别。没有兰的日子里庆不会偷生,但兰也清楚如果没有庆的存在,自己的生命也不会维持多久的。庆的眼睛给了兰光明,兰也要让自己的肾在庆的身体里维系彼此的爱情。  没有谁知道这笔医药费的来源,相信应该是好心人捐赠的吧。  兰住院以后,我来看过她几次,虽说她在自己的公司工作过一段时间,但对她的了解却是从她住院以后开始的。之前处于人道主义我是出了一些钱,不过让我拿出更多的钱救助一个和自己毫无关系的人的话,我是不会干的。  我原本有一个恩爱和睦的家庭,跟自己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妻子,一个在读大学的女儿和一个上小学的儿子。在兰第二次住进医院的时候,妻子为了追求她所谓的爱情,卷了我一半的财产跟她的恋人远走了他乡,甚至把可爱的儿子也抢了过去。我知道这个家是因为我的不忠而走向破碎的,现在想回头相信已是悔之晚矣。  爱情只有在相互不离不弃时,才能显示出无穷的力量,如果一方有了杂念,再坚固的堡垒也会出现裂缝的。  转眼间,兰和庆带着残缺的身体离开了医院,完美而又坚定的爱情让他们又重新踏上了生命的征程。他们双方的器官在对方的身体里和谐地运作着,不能确定他们以后会不会像我这样富有,但相信他们今后的生活一定会比我幸福的。  他们都在我的公司上班,在一个周末的晚上,我和兰借着去外地出差的机会在酒店里开了房。兰兑现了自己的承诺,我也应该在自己付出之后得到一些什么的。  我带着醉意躺在床上,望着刚刚洗浴之后的兰,更是浮想联翩。兰整晚都矜持地躺在我怀里,可是我却丢弃了冲动。想想自己走过的半生,想想自己的家庭,想想跟兰年龄相仿的女儿,我才发现自己已是快要半百的人了。我也是从激情燃烧的岁月过来的人,也有过自己的爱情,可是等自己失去以后才懂得是自己没有好好珍惜。  兰还是完整纯洁的兰,之后我们都没有对任何人提起我们之间的约定。 共 352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预防精索经脉曲张怎么做
昆明哪家治疗癫痫专科研究院好
云南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专业

上一篇:清明祭爷爷奶奶1

下一篇:秋之意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