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陀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阳光1

发布时间:2019-07-13 17:00:23 编辑:笔名

炙热的阳光照耀在校园区内。

身躯内的流窜着椎心的疼痛,比起外部那骇人的皮肉刀伤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这让男孩躺在泥地上,一动也也不想动。

真是他妈的衰运!

男孩忍不住低声咒骂!

前几天被他教训的同年级男孩今天找了三个人来 堵他,原本自己的左右护法被他叫去跑腿,剩下他一个人,一打四,也不是打不赢,就差在那三个人都有练拳,很会打。

结果,他没被打死,可也去了半条命,只能被丢在这学校后花园里头,等着哪位路人甲经过,或者左右护法来找他。

男孩忍不住又咳嗽,一口血液从嘴里吐出,染湿了唇瓣及下巴。

该死!这副模样,简直狼狈到家,要是被其他人看见,他的名声不就全毁?

忽隐忽现的刺眼光束射在他的脸上,使得黑眸不适,便阖上双眼,天气热得他有些头晕起来。

募地,一道轻柔的脚步声移到他身旁。

〝喂,你还好吗?〞

睁开眼眸,映入眼的是一个纯净白嫩的女孩,她眼中所盛的情绪不是他所熟悉的惊恐,厌恶,而是震惊,还带着关心。

那种感觉有点像是见到受伤的小动物般,想要接近小动物,做些什么……

见鬼!他不是小动物!他才不要她的可怜!

想开口回答,可他一提气,肌肉牵动肺部及上半身肌肉,使得他痛得疵牙裂嘴,完全说不出话来。

女孩望着男孩略长的黑发染成金发,只前面一搓浏海是艳红色,俊脸有些苍白,鲜血沾满他的嘴角,脸颊,上半身的衬衫校服染红,大大敞开着,胸口,小腹有着长长的血痕,衣服半掩着身上被浓郁血迹而微微露出的模糊刺青。

照理来说,她应该是马上转身远离这个麻烦,但是直觉告诉她,这男孩现下是没有威胁性,而果然如她所想,他连开口说话都有困难。

蹲下娇小的身躯,女孩执着手中过水的小方巾帮他擦着嘴上的鲜血,引来他一阵低吟。

〝既然会受伤就别打架,弄得这么难看,好玩吗?〞女孩不明白地问着,干架真的这么有趣吗?每次她看同班男同学互相殴打时,她只觉得好疼。

黑眸微眯,男孩不高兴起这小女孩凭什么教训他,他的事情他爸妈都管不了,还轮得到她管吗?切!

感觉到男孩的丝丝怒气,女孩稍稍鼓起脸颊,〝我只是觉得你长得挺俊,要是弄得脸上身上留下疤痕,万一弄残废了,以后怎么办?〞,将小方巾对折,放置在他的额头上,又说〝这样凉一点。〞

瞬间,男孩怔怔地望着她有些婴儿肥的小脸,能够感受到她的真诚,美好的不含一丝杂质的意图,使得他开始思考起往后人生怎么过。

正当他想开口问她的名字时,突然另个女孩尖叫地冲了过来,扯住她的手臂。

〝啊─好可怕,我们快点走。〞

〝他不可怕,你……〞

〝什么叫不可怕?这种流氓,全身都血,万一等一下有他的仇人追来,我们会完蛋的!走啦!快走!〞

〝我……〞

女孩无法安抚已经失控的好友,只能被她牢牢地抓着,不停地转头望着他,边被拖离开后花园。

黑眸死死盯着女孩离去的方向,男孩的耳边仍然回荡着“可怕”,“流氓”,他一直以来都知道自己被人视为洪水猛兽,但这是次,他不想被那个女孩看得这么差劲。

她的眼睛干净清澈,她像天使般轻轻地来到他的身边,却该死地被她的好友给带走而不能多跟他说上几句话。

流氓吗?这样的他似乎跟她配不上,当不成她的 朋友……

吃力地抬手,将额上的小方巾给握紧在手掌心,等他伤好了,他会找她,他会收起他一身的坏形象。

男人睁开双眼,自沙发上坐了起来,抬手,用着修长的二指揉了揉眉心,缓和下疲惫感。

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再梦见那个偶遇,怎么昨晚又梦到呢?即使经过十年,那个场景,那个女孩,在他的脑海中依然鲜活着,像是前几天才遇上而已。

那份莫名的一见钟情,那份淡淡的悸动,每每想起,总让他还是牵挂着。

经过那次干架,他在病床上足足躺了一个礼拜,然后,开始认真K书,目标是考取上大学,同时他在学校到处打听及寻找那个女孩,她却像是凭空消失不见。

外人及爸妈对于他收敛起来的性格,及奋发图强的行径大感不可思议,但也觉得欣慰,因为他资质优异,就是不愿规规矩矩地念书拿学历。

可,自从那次以后,他再也没有碰到那个女孩,没人知道他是为了那个女孩才好好学习的,可现在却充满了遗憾,因为他的成功却没有那女孩的陪伴。感觉很失落,如果她还在就好了,要不是因为她,估计他还在一个人孤独的漂泊着,也就不会有今天的成就了!

如今他很好,只是回到当年的那个学校时再也找不到曾经让自己心底悸动的那个女孩,不免有些遗憾,但也很感谢她,没人知道他被当初女孩的善良所迷住了,那是他青涩的初恋,还没来得及告白就被掐死在摇篮里了!

看着那块小方巾,眼里溢满了失落,或许是时候放手了,她应该有了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快乐,或许早就将他遗忘了吧!

哈尔滨好的治男科专科医院
昆明的治癫痫研究院
治羊角疯病医院哪家好